只以我转物,不以物役我

愿文:无风月花柳,不成造化。无情欲嗜好,不不成心体。只以我转物,不以物役我,则嗜欲莫非天机,尘情即使理境矣。

译文:自然界如果没有风月花柳等事物,也就不是创造、化育万物的大自然了;人类如果没有感情欲望以及各种嗜好,也就不是真正的人了。只能以我为中心来支配万物,而不能让外物来控制我这样的人,各种欲望是嗜好的天然灵机,世俗之情韵含着玄妙滤镜。

解读:

摘自《菜根谭》

PS:书本中的解读不适用于现代以及我的思路,暂时留白。

《野焚》曾国藩看道德经有感

静中细思,古今亿百年无有穷期,人生其间数十寒暑,仅须臾耳,当思一搏。大地数万里,不可纪极,人于其中寝处游息,昼仅一室,夜仅一榻耳,当思珍惜。古人书籍,近人著述,浩如烟海,人生目光之所能及者,不过九牛一毛耳,当思多览。事变万端,美名百途。人生才力之所能及者,不过太仓之粒耳,当思奋争。然知天之长,而吾所历者短,则忧患横逆之来,当少忍以待其定:地之大,而吾所居者小,则遇荣利争夺之境,当退让以守其雌。

摘自长篇小说《野焚》

我跑故我在

  • 真正的孤独在于,我发觉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。就在我被一切弄得不知所措时,我携着孤独来到了公路上,只是为了找到真实的自我,倾听内心的呼唤,并主宰自己的命运。
  • 我们不是天生的观众、旁观者或局外人。你和我都无法像戏剧迷对待生命,无论是喜剧还是悲剧。相反你和我应该是在舞台上构造、创作和演出戏剧的制作人、剧作家和演员。
  • 看客不是思想家,只是认知者。和运动员不同的是,看客们并不亲身体验,也不主动发现,只是封闭、被动的接受。这样一来,思想就会慢慢变得固执,完全陷入一个固步自封、带有偏见的圈子。
  • 思想的“离开”是一种真正的自由。我从自己所处的位置出离到我的一个精神世界自愿归属的地方,在那里我可以思考自己的问题,创造我感兴趣的东西。“我在那儿”以及“和谁在一起”都不再重要。
  • 运动是一出戏剧:罪人可以变成圣人,凡人可以变成英雄,过去和外来可以与现实交织在一起。
  • 没有人会永远看起来28岁的样子,但身体健康会让你看上去精神饱满、活力充沛、耐力十足,就像28岁的年轻人一样,只要能找到一种适合你的运动并坚持下去,你就会了解身体的整体需要,就会重获青春。
  • 跑步是一件严肃的事情,因而必须得到严肃的支持。我不愿从那些习惯于回避的事情中寻找真理,同样,我也不愿从那些被我动作手段而非结果的事情中找寻真理。

2017.5.20日摘自《跑步圣经-我跑故我在》

不变其操履,不露其锋芒。

淡泊之士,必为浓艳者所疑;检饬之人多为放肆者所忌。君子处此,固不可少变其操履,亦不可太方锋芒。

一个淡泊宁静的人,必然会受到那些追求名利的人怀疑;一个言行谨慎自律的人,经常会被放肆的小人所猜忌,有德行的君子面对这种情况,固然不可以使自己的德行有丝毫改变,同时也不可以过于表现自己的才华和锐气。

有高尚节操的人,懂得自律,在同样拥有优良品质的人看来,淡泊自律的良好品行都是能引起共鸣的,但是在那些热衷于功名利禄行为放肆的人看来,他们往往不能理解这些优良品德,也有一些人知道优良品德可贵,但是自己却没有这种品行,于是容易记恨猜疑有优良品德的君子。一个人如果过于表现自己的优良品质,很容易引起没有良好品行的人记恨,因为君子的优秀也就越发衬托出小人的缺点。小人由自卑到脑怒,他们不会反思自己,只会迁怒于人。小人,不会想到见贤思齐,不会想到去学习培养君子的优良品德。儿子想着记恨,厌恶君子。在这种情况下,君子当然不能改变自己良好的品行,但是同时为了避免招来无谓的猜疑与嫉恨,适当的收敛自己的锋芒是非常必要的。

无得罪于昭昭,无得罪冥冥

原文:肝受病则目不能使肾受病,则耳不能听病受于人所不见,必发于人所共见。故君子欲无得罪于昭昭,必先无得罪于冥冥。
译文:人的肝脏有了病,眼睛就会看不清东西,肾脏有了病,耳朵就会听不清楚声音。疾病生在人看不见的地方,而在人都能看得见的地方发作。因此君子想要在大家都能看见的地方不犯错误。首先在人看不见的地方端正自己的言行。
解读:身体疾病生长在人所看不见的地方,发作的时候却在大家都还能看得到的地方。俗话说,“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”,不要以为自己私下做的事情可以瞒过众人的眼睛。常言道,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暗地里做的事情总有一天会暴露在阳光之下,别人都不知道的事情,还有天知地知黑暗与隐秘的环境,在别人看不见听不到的情况下,更不应该做见不得人的坏事。在没有人监督的情况下,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。
取自《菜根谭》

关于双相

双相抑郁朋友在情感、身体和精神上都是相当活跃的。与对照组和单相抑郁症患者相比,他们会更频繁地改变自己的宗教信仰、发型和性伴侣;他们会读更多的书;他们更容易骂人;他们的路上驾驶更容易发生“挑衅”式的车祸;他们的衣着更加“浮夸”;即使是在这个盛行身体艺术的时代,相比于单相抑郁和对照组的正常人,他们更容易进行纹身和穿孔。

摘自大话精神公众号17.5.03《双相患者的秘密生活》

与人交,咋见之欢,不若久处不厌

记得还是一个多月前,跟小鱼聊天,我们聊如何打破他的社交障碍.建议他去看卡耐基的名作《人性的弱点》。他说现在朋友少的可怜,也许是年纪的原因。自己的世界观、价值观、人生观慢慢形成,不再刻意讨好他人,知道一部分自己的需求。我跟他说了一个我现在赞成的话,取自《菜根谭》修身篇 “与人交 ,咋见之欢,不若久处不厌 ”在这里可以理解为:“与朋友打交道,刚开始互相隐藏自身缺点,尽可能的取悦他人。等后面你不能一直那么付出或者隐藏自身。感情复归陌生人,还不如,平平淡淡开始。但是他人与你相处中久久不厌。哪怕10来年没见的朋友。但是一见面,仍然可以谈笑风声,相聚一堂。

欲重吾生苦,性真吾生乐

原文:羁锁于物欲,觉吾生之可哀;夷犹于性真,觉吾生之可乐。知其可哀,则尘情立破;知其可乐,则圣境自臻。

译文:被自己物欲束缚的人,会感到自己的生命很可悲;悠游在自己纯真本性中的人,才能发觉生命的可爱。知道被物欲束缚很可悲,那么世俗的情怀就可以消除;知道葆有纯真本性很可爱,那么崇高神圣的境界就会到来到来到。

解读:苏东坡有首词叫《临江仙》“夜饮东坡醒复归,归来仿佛三更。家童鼻息已雷鸣,敲门都不应,倚仗听江声。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营营。夜澜风静縠纹平。小舟从此逝,江海度余生”词中所写,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。很多人每天忙忙碌碌,却不知道自己在忙些什么。如果可能,相信很多人都想抛开一切,沉浸在自然之中,自由自在的过生活。这当然只是一种理想,正因为它不容易实现,所以才令人们想起来时非常向往。虽然抛开一切羁绊不可能实现,但是适当减少生活中的种种束缚是可以实现的。仔细想来,其实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是可以不做的。如果人们能适当减少自己的欲望,那么人生的负担与羁绊也就能减少许多,减少自己的物欲,葆有自己的真正本性,人生会快乐很多。